北楹_练笔中

弃置lof两年ummmm现在开始慢慢练笔,是一个没有节操没有下限没有剧情没有虐点只会写小甜饼发糖的段子手
关键词 全职/魔道/渣反/龙族/原耽/阴阳师

#诗词梗day1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提示:
•专业曲解诗句含义,仅使用字面上的意思,专业党慎看
•原耽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自娱自乐用
•失踪人口回归,练笔用

接受ok?
以下正文

1.
    又是一年好风景。
    江南六月,正是画船相接,酒家旗扬的时光。
    年轻的男子坐于江边,手持青玉铸成的小杯,听着不远处画船上白发满头的说书人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身后静立着一名小厮,正尽心为他抱着新得的一坛美酒,然后望了望红霞满布的天色,犹豫着开口。
    “北少,那叶家二女已经在酒楼里候着了,是不是准备着……”言未毕,小厮却听得那人嗤笑一声,顺手丢开手中的杯盏。
    “好,现在就去。我们是不该让美人久等。”北诀微眯眼,理了理因屈腿坐而留下的皱褶,慢慢悠悠地独自向城镇中走去。
    待不见北诀人影,小厮才四下探望后小心地跑过去捡起那青玉杯盏,用干净的衣袖擦了擦后,分外心疼地藏入自己的怀中。
    北少也真是的,竟毫不珍惜这宝贵的青玉杯盏。他如此想到。不过北少究竟在看些什么?
    毕竟那杯盏早就空了好一段时间了。

2.
    “北少,北少等等我。”当小厮气喘吁吁地跑到叶家二女与北诀相约的雅间后忍不住轻声嘟囔:“公子仗着轻功好了不起啊。”
    推门后他只见自家公子正毫无坐相地坐在叶家二女桌对面的软榻上,一口一口迅速地饮酒。
    不,这已经称不上是饮酒了。小厮肉疼地想,刚刚公子喝完了一整坛青梅酒怎么到了酒楼还要蹭叶家二女的酒。
    不过也好,至少不会再要我出钱了。小厮稍稍舒心,然后看向北诀面前的酒坛标签。怎么还是青梅酒?!
    雅间瞬间沉寂了片刻。这时小厮隐约听见天边淅沥声响起,小幅度地抬头看向北诀右侧不远处打开的木窗,便见窗外迷蒙的景色。别家酒旗上的字都看不清了,画船的各种颜色交织在了一起,让人分辨不清。
    江南雨景当如此。
    北诀微微掩面打了个哈欠。
    这时对面的叶家二女身后的嬷嬷和她对视一眼,然后缓缓开口:“这位……北少,你也知我家姑娘对您一见倾心,便想,若是北少愿意,我们叶家与北家好结为秦晋之好……”
    “不愿意。”不等小厮反应,北诀便已把他扯入了怀中,对着他的眉心亲了一口,“这是本少心慕之人。若叶家小姐自认为与本少亲密胜过他,本少便考虑考虑。”
    那嬷嬷顿时气得眉角上挑,露出一副刻薄之色:“自古以来男女相合才是正道,北少不要仗着你……”
    “北少,”那叶家二女突然出声,眼中泛起一阵晶莹的光芒,咬住下唇道“在下不知哪处入不了北少的眼,竟惹得北少对在下如此对待。”
    “嗯。”北诀挑眉,顺手揉了把小厮柔顺的头发,漫不经心道,“大抵是因为卿袂是男子而你不是。”
    卿袂,是小厮的表字。
    小厮一片空白的脑海这才有了色泽。就说哪里不对劲!卿袂,青梅酒。原来如此!原来自家公子还有这么戏弄人的爱好的吗?
    卿袂脸都绿了。
    嬷嬷的脸也绿了。她拍桌大喊一声,刹那间门便被几个暗卫围住了。“今日若是北少不能答应我叶家,怕是不能从这门出去了。”她面目狰狞道。
    “不劳费心。”北诀轻哼一声,抱起卿袂向右方一跃,便从窗户跳了出去。
    卧槽!卿袂心中嘶吼着,原本眉目清秀的脸扭曲了几分。
    然后他听到自家公子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嗯,的确是了不起。”
    迟钝的卿袂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是北诀对他进门前小声嘀咕的回答。
    呵呵。

3.
    江南雨水丰富。细雨迷茫,追兵就很快迷失在了雨雾中。
    卿袂就这么被北诀在雨中抗了一路,直到北诀迅速跳上一只画船,然后对撑船人打了个手势后便抱着卿袂钻进了船舱中。
    “北,北少,”卿袂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本正经地对着北诀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北少的心慕之人了?”
    北诀的唇角勾勒出一个莫名的弧度:“怎么了?卿袂连本少的定情信物都收下了,还敢说不知道?”
     “定情信物?什么时候的事儿?”卿袂一怔。
    然后他就看见他家公子粗暴地扯开他的衣襟,那青玉杯盏落在船舱内的木板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看着似笑非笑的北诀,卿袂僵住了。原来他家公子早就知道他有收集青玉的爱好并放任他拿走的吗?他家公子这么狠的吗?!
    “那,这画船莫非也是北少早就订好的……”卿袂转移话题问。北诀懒洋洋地应了声:“你家北少无所不能。”
    原来是早就想好要用自己摆脱叶家二女的纠缠了罢。
    看着眸中光芒稍有黯淡的小厮,北诀皱眉。都暗示这么明显了,傻卿袂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不过,北诀想,江南多雨真是好天气。他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卿袂身上游走。
    就假装细雨湿衣看不见好了。

4.
    次年四月,江北的雪山上,寒风呼啸,风雪遮云。若是仔细看去,便可见两个不明显的白影在缓缓前进着。
    “北少。”卿袂憋出一口气,随后克制不住自己的气息大口喘气起来。
    “……”北诀看着累得快要瘫倒的卿袂,凑到他耳边轻声,“莫不是想要本少抱着你上去?”卿袂一个激灵迅速起身,整了整自己的狐裘,咬牙迈出了一步。
    然后他一个不稳倒到了北诀张开的双臂中。
    “累了就不要硬撑。”北诀叹气,紧了紧搂住卿袂腰肢的手臂,调整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后稳稳前行。
    行了,知道你厉害。卿袂有些嫌弃地想到。可他不由自主地伸手环住了北诀的脖颈。
    他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卿袂被高空坠落的感觉惊醒,恰与一双温柔的眸子四目相对。
    “醒了。”眸子的主人温声道。北诀依然维持着把卿袂放在床上的姿势,他呼吸的气息喷在卿袂的脸颊上,让卿袂有着几分不自在。后来他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在被惊醒时下意识地搂住了身前唯一的依靠。
    赶紧松手的卿袂迅速环顾了身边的景象,才发觉此处景物竟然不似雪山应有之景,倒是有几分江南的温婉色彩——当然,没有江便是了。
    见卿袂眼中的疑惑,北诀解释道:“这是山腰处的一座庄园。我见无人看守,在门口向外出的主人打过招呼后便进来了。”
    “需再睡会儿吗?”
    卿袂摇头。
    “那我们去走走罢。”北诀不待卿袂回答,便拉起他的手向外走去。
    在走出房间门的一刹那,卿袂便愣住了。
    面前是纷纷扬扬的落雪,不同于暴雪的冷硬,轻柔地拂过他的面颊。再仔细感受,那竟是飘落的杏花花瓣,带着几分醉人的芳香。
    北诀把他带到了院子中央的杏花树下,忽然俯身在卿袂的唇上一舔。
    “卿袂,我确实是心慕你很久了。怎么样,愿不愿意每年都随我来看这漫天飞花?”
    卿袂平静地盯着北诀。
    良久,他凑近北诀,然后咬住北诀的双唇。
    飞舞的花瓣很快便遮住了相拥的两人。
    闲花落地听无声。
    不,准确地说,是被庄园外肆虐的风雪声盖住了。

5.
    我是北家大少爷的小厮,虽然名字早就消失在了久远的记忆中,但北少很喜欢称呼我“卿袂”。
    我在北家做跑腿的事情本只有两三年。若是要具体说起我与北少的相识过程……大概就是北少某日喝醉了酒落入河里又恰好被我救起来的俗套故事。
    我清楚地记得,那日北少上岸后还模模糊糊地喊着“卿袂”。那是我表字的由来。
    说起来,我成为北少的贴身小厮后也不曾见过他有除了饮酒以外的其他爱好。北少最喜欢的酒是近几年江南新出的青梅酒。曾有一次北少赐了我半坛青梅酒,那的确是江南独有的风味。当然,如果不是北少让我帮他买的就更好了。
    所以说如果哪天你发现了我非常心疼地盯着我的钱袋,请装成没有看到就好。
    以前我一直以为北少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尤其是当他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去喝酒,喝完后随手便随手扔了方才使用的青玉杯盏。
    我也是个惜玉人士,见到北少这般不珍惜青玉,也就心安理得地捡起杯盏私藏了。
    如此捡来,我已收藏到将近二十个杯盏了。
    直到后来有一天,这件事情被北少发现了。北少甚至还戏称其为定情信物。
    嗯这种事情,不提也罢。
    可不知为何我的内心竟泛起了几丝窃喜。
    自那以后,北少似乎又与我亲近了几分。
    后来北少带着我去了江北的雪山。在半山腰一个山庄中,北少向我表明了心意。我想,我大概也是心慕北少的吧,不然心中翻涌的喜悦又要怎么解释呢?
    我和北少在一起了。
    最后补充一句,大概在半年之后,北少才在醉酒时不小心透露出,那座庄园是他三年前买买下的。具体时间,是在我从河里救起这个醉鬼不久之后。

6.
    我是北家大少爷的小厮,表字卿袂,取自北少最喜欢的青梅酒。
    今日北少又唤我替他买一坛青梅酒。我虽是应下了,但摸着自己瘪下去的钱袋,心里焦躁起来。
    是的,我,作为北少的贴身小厮,每次都用自己的月银给北少买酒,终于没钱了。
    看着我的脸色,北少挑挑眉:“怎么?”
    “北少,能不能借点银子给我……”
    不等我说完,北少便从他的腰间摘下一个布袋丢到我的手中,沉甸甸的。正当我惊喜时,便看到北少凑到我面前亲昵地蹭了蹭我的脸颊:“缺钱就直说。你家北少的一切都是你的。”

    今天庭院中的下人们也是被秀了一脸。

Fin.
文.北楹
2017.08.28

#修伞#红梅#

*全体画家设定

*欢迎订阅#水墨染#tag


part.1

    叶修很喜欢画水墨画,其实他更喜欢用彩色水粉颜料画水墨画。

    自从冬末随苏沐橙外出后,他便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作图。

    依稀可见雪白的宣纸上是朵朵红梅。

    只是正中央被一片墨色所覆盖。


part.2

    “叶修哥,冬天快要结束了,我们出去逛逛吧。”苏沐橙戴起手套,站在门口转头微笑着对身后被烟雾遮掩的男子说道。

    “这么冷出去,找冻啊?”嘴上嘲讽着,叶修还是十分主动地站起来,穿上外套,又为苏沐橙理了理围巾,“走吧走吧。”

    他无法拒绝苏沐橙的请求。

    叶修的眼神深邃起来。

    毕竟苏沐橙是那个人的妹妹。


part.3

    “去看什么?”

    “啊呀叶修哥到了就知道了。”看着故作神秘的苏沐橙,叶修只是揉了揉她的发丝。

    “就是这里啦!”话语间,两人已是到达了一扇紧闭的大门前。苏沐橙用力一推。

    映入眼帘是飘落纷飞的红梅。

    落在白色的雪地上是那么刺眼。


part.4

    那天,苏沐秋倒下的时候,叶修所感受到的一切只是这一条车声喧闹的道路上绽放了无数的红梅。

    除了红梅,就只有苏沐秋。


part.5

    叶修画出红梅图时,看到的只有苏沐秋。

    那个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接济了他的人。


part.6

    这是他第一次离家出走,坐在梅树下的叶修有些不知所措。

    “嘿,要和我一起来画水墨画吗?”少年的眉眼那么温柔,如同他身后逐渐飘落的红梅花瓣。


part.7

    “沐秋,哥来看你了。”

    南山公墓的某一座墓碑前,叶修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副画卷,还有几片红色花瓣,一同放在了那人墓前。

    他微微铺开画卷——

    是一副极美的红梅图。

    只是不知为何中央那样鲜红,仿佛人的血液。


part.8

    苏沐秋的生命就如同红梅夺人眼球,却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Fin.


#全职#水墨染#兴欣#

*全体画家设定

*只是摘录了几句可以修改成水墨和特别经典的语句而已

*最后一句是自己加的

*欢迎订阅#水墨染#tag

会有cp向的短篇

#魏琛

    画手少年们颤抖吧,本大爷要回来了。

    机会是要靠自己来创造的。

    老夫那时还是神一样的画手。

#方锐

    有我,第一没跑了。

    水墨没你想的那么甜。

    特别特别真诚,你看我的眼睛。

#乔一帆

    是的,三次,足够了。

    前辈,喝水。

#包荣兴

    放心吧,我喜欢在关键的时候才上色。

#苏沐橙

    是到了靠自己的时候了。

    至少大家都还在。

    他所有的执着,都是奉献给水墨,奉献给话水墨画上的。

    他回来,只不过因为这里是水墨界而已。

#唐柔

    我会依然继续。

#安文逸

    就算再烂,我也是兴欣的画手。

#陈果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最会画水墨的你。

#叶修

    水墨,再画十年也不会腻。

    水墨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画手圈里,没有任何人会说有十足的把握。

    路还很长,现在才刚开始而已。

    水墨不是一个人的画法。

    只有靠团队合力画出的水墨,才是真正无懈可击的水墨。

    我们只能一路画去。

    我有一个朋友,水墨画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另

#苏沐秋

    少年你可不要太猖狂,水墨的路是很长的。

    只不过是从头再画罢了。







































—— 看他们画出我所不能拥有的人生。

#全职#水墨染#微草#轮回#呼啸#嘉世#雷霆#烟雨#义斩#

*全体画家设定

*只是摘录了几句可以修改成水墨和特别经典的语句而已

【微草

#王杰希

    水墨之路,是没有止境的。

    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英杰。

     用你最舒服,最擅长,最习惯的方式去画水墨就行了。

【轮回

#江波涛

    我始终相信轮回画得最好,无论对手是谁。

#孙翔

     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画手界的。

    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

【呼啸

#唐昊

    以下克上。

【嘉世

#邱非

    前辈,嘉世没有倒。

【雷霆

#肖时钦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戴妍琦

    队长,欢迎画图!

【烟雨

#楚云秀

    只要是站在画纸前,就该全力以赴。

    总要有点竞争才有趣嘛。

【义斩

#孙哲平

    将心中的杂念彻底涂抹干净吧。

    嘿,你的画法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只能画上几分钟,那么就让人们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




欢迎订阅#水墨染#tag

会有cp向的短篇

#全职#水墨染#霸图#蓝雨#

*全体画家设定

*只是摘录了几句可以修改成水墨和特别经典的语句而已


【霸图

#韩文清

    十年水墨,一如既往。

    我只懂得画水墨,不知道如何放弃。

    我还可以继续画下去。

    霸图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第一。

    小朋友们现在就想要改朝换代还嫩点。

    我等你回来。


#张新杰

    我会尽全力把画糟的概率缩减到最低。


#张佳乐

    无论如何,我有一些必须要去追求的东西。

    为了冠军,我要赢!为了冠军,我要一直坚强地赢下去!

    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荣耀。

    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


#林敬言

    概括的很好,一如既往

    加油吧!我的朋友!


【蓝雨

#喻文州

    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

    水墨终究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决定。

    我们还有很多个拥有水墨的夏天。


#黄少天

    你的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

    我什么也不想说。


#卢瀚文

    下一次,我会更好!

    微草的刘小别前辈,我们一起来画水墨吧!


欢迎订阅#水墨染#tag

会有cp向的短篇


#全职#关于笑#

*tag数量有点多所以就不打单人的了

#高乔

    “英杰,喝水。”

    高英杰一扭头,就看见端水的小少年的笑容。

    一帆果然好可爱。

#周江

    “队长,笑一个。”

    于是就看见周泽楷一脸茫然地转过头,微笑。

    江波涛想,真的是呆萌啊。

#韩乐

    “队长,笑一个呗。”

    回答他的是冷冷一瞥。

    队长我真的错了。

    张佳乐腿一抖,险些交出钱包。

#双杰

    “王队,露出一个表示高兴的微笑。”正在进行户外写生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紧紧盯着王杰希。

    不过说实话怎么看都觉得那双大小眼让人有点难以直视这是怎么回事。

#喻黄

    “少天,笑一个。”

    “队长队长怎么了?虽然我看周泽楷江波涛笑来笑去玩的很开心可你怎么也这么说?啊对了我听郑轩说今天中午有白斩鸡哦我们是不是应该赶紧过去抢啊?所以队长我说像笑这种奇怪的事情就不要突然提起来了很奇怪啊哈好不好队长?”

    虽然这么说着,黄发少年还是灿烂地笑了起来。

#双张

    张新杰一直都觉得,张佳乐的笑很特别。

    怎么说呢,在张新杰看来,张佳乐是一个无论何时都能够笑的男子,那么快乐。

    “张佳乐。”张新杰拍了拍扎了一个小辫子的男子,正准备说什么,但在看到他一直微笑着有些不解地看着他的时候,出口的话语顿时变成了两个字:“加油。”

    “当然要加油啊,我们要在霸图一起夺得一个冠军啊!”

    那是属于我们的冠军梦。

    如同你那从未改变过的,灿烂的笑容。

#伞修

    “沐秋,你笑着真好看。”

    “我不介意一辈子笑给阿修看啊。”

    记得当初苏沐秋回答叶修的时候,笑容暖暖的。

    叶修说,那是他见过的最难忘的笑容。

    因为那一晚过后,苏沐秋便出了车祸,去世了。

    他们未曾告别。

    那是叶修最后一次看见苏沐秋对他笑。

    “沐秋,这次你真的要笑一辈子了啊。”

    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坟墓上苏沐秋微笑的照片,叶修掐灭了烟头,从坟前起身,离去。

    “明年哥再来看你。”

    那个少年终究只能在叶修的荣耀里微笑一辈子。

#全职#游乐园#

*突如其来的脑洞?
*ooc慎入

#周江#跳楼机#

    “小周,怎么了?”刚从跳楼机上下来,江波涛看着低着头看不见表情的周泽楷,出声询问道。

    周泽楷抓住江波涛的手臂,面色苍白地摇摇头。

    江波涛猛地捂住鼻子。

    我的天啊不愧是联盟男神,这种表情萌我一脸鼻血。

#包罗#挖掘机#

    罗辑正在精确地计算着应该用什么方法才能一次用挖掘机挖出最多的沙。

    而在罗辑身边的包子正在十分开心地将挖出的沙子抛到罗辑身上,中气十足地大喊着:“看你老大我使用技能【抛沙】!”

    罗辑一脸T_T表示我不认识这个人。

#喻黄#流星锤#

    “我靠靠靠靠靠!这个流星锤是什么鬼啊啊啊啊!”流星锤上响起了黄少天的大吼声。

    下了流星锤的黄少天一直在沉默。

    一旁的徐景熙偷偷问郑轩:“'黄少这是怎么了。”“说话太多大脑缺氧了呗。”郑轩叹了口气,“真是压力山大啊。”

    耳尖的喻文州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后,走到了黄少天身旁:“少天还好吗?”黄少天奄奄地抬起头,正准备回答什么,就感觉自己的唇被噙住了。

    “我为少天做人工呼吸可好?”

#双叶#旋转木马#

    “混账哥哥我好不容易把你拉到游乐园来你居然就抽烟?”叶秋看着嘴里叼着一根烟的叶修,眉角抽搐了两下。

    “想让哥去玩玩啊?”叶修懒洋洋地看了看自家弟弟,起身,“那就去吧。”

    五分钟后,坐在旋转木马上的叶秋瞪着站在他身边始终叼着烟的叶修。

    “我靠啊不是叫你做我的监护人啊!”

    叶修转头看了看木马上的标识: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陪伴。

    他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将烟圈吐到了猝不及防的叶秋脸上。

#全职#叶修大大开课啦!#

*物理课上我有一群蛇精病同学,根据三次元的真实内容改编

叶修:好的那么听好了啊……最大静摩擦力略大于滑动摩擦力…嗯…这句话记一下。还有 我们亲爱的剑圣大大“略”字会写吗?

黄少天: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不会啊!?参考答案上面经常看到的好么好么好么!想当年……卧槽说漏嘴了啊班长我错了我错了!

喻文州:少天,你真相了^_^

「话唠是病,得治。」


叶修:同志们你们看好了啊,哥脚上穿的是凉鞋,嗯……相较于高跟鞋来说与地面的接触面更大是不是?

孙翔:那明明是拖鞋…你需要露露杏仁露么?

「二翔一定是你看错了!」


叶修:啊…如果你站在五十厘米深的雪地上,会发生什么呢来你们解释给哥听听。

罗辑:呃…如果雪地有五十厘米厚,那么在它融化吸热的过程中,周围温度会极低,人会被冻死。

叶修:额…是陷下去。(看着教科书象征性的咳了两声)因为人对雪地的作用面很小,由于压强,人就会陷到雪地里。(捧读)

包荣兴:(恍然大悟状)所以要趴在雪地上啊。

「所以说包子你究竟在想什么啊!」

#喻黄#你在#

part.0 记忆

    散乱的记忆拼凑出不完整的生命。


part.1 师生

    睁开惺忪的睡眼,少年看着面前的男子。

    “州老师,让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他的声音含糊不清,听得州心里像羽毛拂过一般,痒痒的。

    州看了看少年,终究叹了口气。

    虽然自己是少年的家庭教师,但是他也不可以这么无视自己啊。

    “黄同学,我只是来说一句。”看了看又陷入熟睡的少年,州拨开少年的碎发轻轻吻了吻他的额。

    “以后我就不是你的家庭教师了。”起身,打开门,唇间溢出细不可闻的叹息:“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州老师,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你能接受我,成为我的男朋友吗?!”阳光的照耀下,少年的金发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州微笑的表情顿了顿,再看向少年时,脸上多了疏离:“对不起,黄同学,身为我的学生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没有教养的话。”

    被拒绝了啊。

    为了追随不再是他的家庭教师的州来到了这所学校,再一次成为了州的学生,自以为州是喜欢自己的却始终是自做多情了吗?

    少年的嘴角有些苦涩。

    其实自己连州的全名都不知道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

    这样的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站在校舍顶楼,少年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州,再见。

    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part.2 朋友

    是极速坠落的感觉。

    硬是被同学拉来坐跳楼机的少年一脸苍白地走了下来。

    “怎么样?天还好吧?”一旁一脸柔和的男子扶起天,将水递到了他的手中。

    被唤作天的少年哭丧着脸:“州你和他们说说啊,我再也不要做跳楼机了!我靠那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我和你说啊,他们那群人明明知道我最讨厌这种东西却还要叫我去,简直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灭绝天性丧尽天良啊!”

    州看了看天,伸手抚摸着少年的金发,眉眼弯弯:“那么天就和我一起吧。”

    “诶?刚刚你说什么?”天的脑海中划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是什么呢?

    他有些记不清了。

    州看了看少年,缓缓开口:“那么天就和我一起去吃午饭吧。”

    “诶好啊好啊!”脑海中的疑惑顿时被丢到了深处,少年急忙答应了州:“快走快走!据说今天荣耀餐厅最著名的白斩鸡是限量供应的!”

    “谢谢天还记得我最喜欢吃白斩鸡啊。”州的眼中尽是温柔。

    白斩鸡啊……

    最喜欢吃白斩鸡的人啊……

    少年的眼中忽然失去了焦距。


part.3 恋人

    “怎么?我知道篮球比赛结束后很累,不过少天和身为队长的我在一起却在想着别的事情吗?”

    少年的额间沁出细细的汗珠:“才不是啊队长我和你说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你看我这无比真诚的眼神……队长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又忍不住低下头轻声嘀咕:“诶我靠怎么就突然走神了呢。”

    “少天,”温柔的面孔突然在眼前放大,“这次可是真的没有在想我哦。”像是惩罚似地在少年唇上啃咬了几口:“居然不认真啊……你说要让我怎么惩罚你才好呢?”

    少年没有答话,只是十分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俊颜:“文州,无论如何你都会和我在一起吗?”

    他第一次没有叫他队长。

    “当然了。”男子看着少年,浅笑着为他理了理被自己弄乱的衣襟,“不过我们先去吃午餐是不是更好一点呢?”

    于是因为聊天而饿了好久少年顺从地去了。

    十分钟后,便可以听到荣耀餐厅里传出了一个声音:“我不要吃秋葵啊,绝!对!不!要!队长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啊?队!长!!”


part.4 同伴

    “队!长!”第六赛季,蓝雨成功夺得冠军。刚刚拿下耳机,少年便扑向了男子,声音很是激动:“队长队长你看我们是冠军啊冠军!!”

    “嗯是啊,蓝雨是冠军,我们是冠军。”

    “少天,你要知道,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这是你我的荣耀。”

    男子温柔的眉眼在少年眼里是那么耀眼,直射入他的心房。

    少年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夏日的蝉鸣一样清晰。

    “少天,你也是我的荣耀啊。”


    发布会上,有记者忽然问起:“请问喻队和黄少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关系啊……

    他希望是什么关系呢?

    少年恍惚的瞬间,便听见耳边之人的依旧温柔的声音:“如你所见,我们除了是正副队长一起带领蓝雨走向荣耀以外,还是非常好的同伴。”

    是同伴啊。

    他们是同伴。

    只能是同伴。

    少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会场的了,等到他回过神时,眼前只有耀眼的白光,自己什么东西坠落地面的声音。

    身边的一切化为灰白。

    他毫无知觉。


part.5 记忆

    “医生,少天他怎么样了?”耳边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少年的意识混混沌沌地思考着。

    记忆似乎在渐渐熟悉起来。从梦境,一直到梦境……

    无数的碎片渐渐拼凑出一个模糊的人影。

    温柔却又腹黑的人。

    最喜欢吃白斩鸡的人。

    让他吃秋葵的人。

    他最爱的人。

    那个对他说出“你是我的荣耀”的人。

    喻文州。

    从未记得,却也从未忘记。

    “队长,好久不见。”

    躺椅上的少年缓缓睁开眼,对着面前的男子微笑。

    “你的荣耀,回来了哦。”


part.6 荣耀

    我的荣耀,从未离开。

    因为是你。


part.0 设定

    设定中的黄少是在第六赛季蓝雨夺得冠军后出了车祸,因大脑受损得了短暂性失忆症,具体情况是每一个月都会失忆,记忆全部回到出车祸的那一天。

    于是喻队就带他去看心理治疗,给他催眠。

    是的,part.1~part.3其实都是黄少根据喻队本人的形象给他的记忆所幻想出的一个人物,而part.4则是真实的记忆,于是根据所有的记忆让黄少想起了喻队。

    能注意到的吧,每个part之间都是有联系的。比如part.1和2之间的交换就是因为极速坠落的感觉。这个就不细讲了。

    如果还有问题请找我私聊。

    好啦其实这就是黄少生贺了(不要打我(不要吐槽这么奇怪的生贺。

    那么最后祝黄少生快~


#双张#以烟花之名,许你一生平凡#(2)【完】



*两发完结

*玄幻设定

*只有一次生命的他们

*已交往

*第一次码双张若ooc请勿喷

*张新杰ooc非常严重,慎入


    一向以严谨著称的张新杰第一次失眠了。

    因为那一天他失去了最爱的人。

    张新杰没有像张佳乐所期望的那样平凡下去。他开始奋发图强。

    十年过去了,他终于成为了荣耀联盟的盟主。

    战火渐渐平息了下去,然而无论张新杰怎样寻找,却再也没有听到过张佳乐的消息。

    据说生存联盟的盟主在短时间内换了好几次,每换一次就杀去许多人。如果张佳乐被俘虏了呢?活下来的几率是多少呢?张新杰不敢想像。

    真的,不在了吧。

    张新杰这样想着,却始终不愿意放弃这么渺茫的希望。

    荣耀联盟的各位也渐渐了解到,他们尊敬的张新杰大人曾经爱过一个叫做张佳乐的人,只是那个人似乎为了荣耀联盟在战争中死去了。

    那个叫做张佳乐的人,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大家都这么说道。

    张新杰的作息又恢复到了从前,只是,再也没有人见过张新杰的任何表情,无论是微笑,还是哭泣。

    忽然有一天,有人大叫着通告:“生存联盟的盟主要见张新杰大人!”

    不等张新杰反应,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就是来看看老朋友,不要这么如临大敌嘛。”

    这个声音……是他吗!?

    看着那个人在眼前站定,张新杰一向平淡的脸上忽然泛起了激动的神色:“你……回来了?”

    “是是我回来了。”依旧是不变的语气,不变的脸,张佳乐走到张新杰身前,俯身噙住他的唇,温柔地啃舐着。

    “生存联盟盟主,前来向荣耀联盟求和。”

    “好。”

    泪水浸湿他的脸颊,张新杰却浑然不知,以吻不断诉说着这段持续了十年的相思与爱恋。


--以我的烟花之名,许你一生平凡不受伤害,可好?

--不。我要以极高的荣誉,随你看遍天下。